橫著走的戒傲
    記得有次看電視的時候,聽到一則新聞,說過幾天將出現一次日食,電視裡公布的可以看到日偏食的地區,是包括淼鎮的。
    在佛堂裡和戒傲說起這事,戒傲挺開心,他說,日食現象平時也不常見,到時候要好好觀測一下。
    下午見到戒傲的時候,卻見他站在智惠師父桌子前面,手持著師父的毛筆不知道在寫什麼。有些奇怪,因為寺裡除了幾位師父,其他人都不用毛筆寫字的,戒傲上次用毛筆,還是趁著戒痴睡覺的時候在他臉上畫熊貓眼。
    湊過去看,原來戒傲並不是紙上寫字,而是在幾塊玻璃片用黑墨水塗抹著。
    問戒傲在做什麼,戒傲說,直接用肉眼看日食,會灼傷眼楮,所以,塗點墨水用來過濾光線,可以保護眼睛。
    戒傲塗好了的玻璃,便跑到寺門外對著陽光看,正好有位在鎮政府裡上班的年輕施主從我們旁邊經過,施主問我們在做什麼,戒嗔大略向他說了看日食的事情。
    施主笑著說,說起來日食,我到有個好地方可以觀測,在我們鎮政府裡有一架望遠鏡,最適合看天象,如果你們那天有興趣的話,不妨來我們這里看日食,會清楚很多。
    有些擔心去他們那裡會妨礙施主們辦公,施主說,沒有關係的,在房頂上看,不會打擾其他人,於是十分開心的和施主約了時間,約好日食開始的前一個小時在政府的辦公樓前見面。
    到了有日食的那天,戒嗔因為有事情先去鎮上,順路提前了一些去了政府的辦公樓。
    政府的辦公樓有三層,施主將戒嗔領到辦公樓的頂樓,這裡差不多是淼鎮最高的建築,日食還沒有開始,好奇的拿著施主的望遠鏡東看西看,施主很熱心的教戒嗔怎麼使用,望遠鏡的效果不錯,鎮上那些遠處的景觀也看的清清楚楚。
    過了一小會,遠遠的看到戒傲從寺裡的方向走過來,把望遠鏡的焦距調的遠一些,在鏡頭里的戒傲,雖然很遠,但是人很清晰。
    戒傲向辦公樓的方向走來,忽然停在一片田地邊,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,不覺有些奇怪,因為戒傲的前方是一片田地,只需要沿在中間的田埂走過來,便省去不少路途,不知道這次戒傲為什麼忽然停下來。
    戒傲看了一會,忽然不再向前,而沿著田地邊橫著走了過去,也不知道戒傲打算做什麼,這條田埂是我和戒傲平時經常走的,按道理不至於不知道這條路是最近的。
    用望遠鏡盯著戒傲看,他越走越遠,一直繞到田地的邊上,轉到幾棟房子後面,忽然走不見了。
    等了好一會,才看到戒傲爬上了樓頂,正想問戒傲剛才走錯路的原因,但日食已經開始,便忘記了。
    看完日食回寺裡的時候,經過那片田地,戒傲忽然說,今天可能要下雨,等會回去先把衣服收起來吧。
    問他為什麼,戒傲說,剛才來的時候,看到田埂上很多螞蟻排隊搬家,有點像下雨的預兆。
    忽然明白了戒傲剛才走錯路的原因,原來只是為了避開那些螞蟻。
    我們常常不能理解別人的言論和行為,以為那一定是錯的,而事實上,如果我們可以多一些了解,便可以對別人的行為多一份理解。
    錯誤,未必是來自他人不正確的思想,也可能是因為我們自身的無知。

  終於我找了時間,把『小和尚的白粥館』第二集也看完了,突然想到孔子說,三日不讀書,便覺面目可憎,我這本書拖好久才看完,而選了幾篇有空就寫個讀書心得跟大家分享。
  個人覺得這是值得一看再看的書,因為不像其它佛教經典那麼枯燥,小和尚盡是用一些他們在寺裡發生的事情,給我們一些啟發。
  這一篇的結尾,讓我感觸很深,我們常常會誤解某個人,誤解來自於自己的猜測,或者是以訛傳訛的變相說法,但不論是哪一種,只要沒有跟本人求證過,我覺得事情的真象都值得思考再三。
  不要對任何人有偏見,除非你是親眼見到、親耳聽到、親身體會那個人的所言、所行,否則,對於一個人就因為猜測就妄下負面定論,是否有失公平?
  然而,這種事常常發生在我們週遭,拿最近的事情來說吧!我介紹了一位朋友來我們公司上班,就聽到有人說,她是一個怎樣怎樣的人,但就我的認知,事實應該不是這樣,但未免不放心,因此把別人的說法一一向她求證,結果往往事實都是被扭曲的。
  我在想,就像師父說的,不要有偏見、不要有邪見、不要有成見。

創作者介紹

重機姐姐小如

小如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